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北京釣魚網 京釣網 北京釣魚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領海漁具-海釣路亞弓箭售海魚永定河疊石島垂釣\餐住\采摘京南大物池-人魚對決刺激戰場百里峽拒馬河野釣俱樂部愛斯基摩得偉尼龍電動冰鉆
碧水漁天漁場開竿塘 順義李橋小譚活魚放釣配送-順義白洋淀蓮魚島游釣度假村七條垂釣園--順義高麗營韓國濟州島,2小時海釣天堂
大V練竿/高釣園-通州金色時光垂釣園--通州
MORA 瑞典進口手搖冰鉆✚ 美雅口腔-專業齒科✚ 易和漁具--釣箱配件仕掛
京順徽活魚配送--順義小錢活魚配送--順義雙漁活魚放釣配送-順義鴻運活魚放釣配送--順義小郭放魚大物配送--順義
查看: 126377|回復: 24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原創] 湖畔守望者(東北游釣續完)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04-4-26 17:25:0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離開了四平的轉山湖,我和從今往后開車向東,目的地是延邊朝鮮族自治州的延吉市,那里有我們從未見過面的釣友逍遙戲蛟客。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442617513559655.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
從今往后和逍遙戲蛟客

     逍遙戲蛟客是中釣網野釣版的版主,我第一次聽說他的名字是從今往后告訴我的,那天我正在鉤一條魚,從今往后在旁邊興奮地說:哎 哎 你知道嘛,那哥們一個人騎著摩托車沿著中蘇朝邊境的圈河游釣,一個人吶!
     一個人,癮真TMD大。我內心嘀咕了一句。

     現在我們就開著車去找這個人。
     從過了吉林市的江蜜蜂下高速,我們眼前的路越走越窄。進入延邊自治州以后,路邊變得漂亮起來,路邊有樹和花,而且很少能看到裸露的土,有土的地方都有草。這樣的地貌給我一個感覺,就是這兒的人應該是很勤快的,他們在不停地干活,把自己居住的地方弄的很干凈。

      延吉市不大,街上的人也不多,我們找了一個干凈的小旅館住下,給逍遙戲蛟客打了電話后,就把漁具攤了一屋子收拾,一會兒就聽到一個炸雷似的嗓門:
      哎呀,都擺弄起來啦!
      我和從今往后回頭看,都有些發愣,眼前的這個人顯然和單騎游釣聯系不上,他雖然說話聲音大點兒,但長的文靜,臉上的笑容很燦爛,看著他的臉,我老想著我先入為主的那個印象,一個黑黑的深一腳淺一腳在中蘇朝邊境游蕩的人。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44261752389384.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
泰南調和逍遙戲蛟客

      逍遙戲蛟客比我們歲數大,所以我們管他叫逍遙兄。
      逍遙兄說,以前也有網友說來,但都是開玩笑,說說而已,他也一直以為我們在開玩笑,直到進門看見一屋子釣具,才相信是真的了。
     他說好高興!

      晚上一起吃了狗肉,請客的是一位政府的處長,姓孟。老孟是朝鮮族,人很憨厚,非要請我們吃一頓朝鮮飯。
      其實逍遙兄和老孟原在一個單位,逍遙兄的資格更老一些,當年進政府的時候,也是極具才華的大學生,但是多年來,逍遙兄溶不進也不想溶進官場,所以后來他自己去搞文藝理論創作了,倒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溶于山水間。
      逍遙兄當不了官兒的原因就是說話太直了,直到什么程度,在席間,他對老孟說話一口一個:你們這些腐敗分子。
      老孟也不計較,只是嘿嘿地笑。我知道,逍遙兄說的腐敗分子不是只對老孟,而是專指有官位的人。
      我喜歡逍遙兄這樣的人,人有嘴不光是吃飯用的,還要說真話。
      第二天早上,天下起了雨。我們還是和逍遙兄上路了。
      逍遙兄說,你們來的不是時候,中蘇朝邊境的圈河要春天和秋天才好釣,現在是夏天,咱們就找個水庫吧。他還安慰我們,其實釣的著釣不著也無所謂,只要能在湖邊坐坐,就很舒服。

      逍遙兄這話說的沒錯,雖然是夏天,但是延邊已經連續下了很長時間的雨,氣溫比往常低很多,路邊的稻田長勢很不好,稻穗都朝天,說明稻殼里的果實是空的。
      我們坐在車里還感覺到冷,在這樣的天氣里想有漁獲已不大可能了。
車過朝陽川,下到土路上,由從今往后開車,鄉間的土路,被雨水浸泡了很長時間,已經不成樣子,好在從今往后在這樣的路上開車的技術是在西藏10年練出來的。
      鄉間的路有好有壞,象樣一點的路,都是朝鮮族居住的地方,朝鮮族在路上填了很多沙子,滲水好。漢族則把水都堵在路上,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坑,因為放了水,水就流到自家的房前屋后了,他們要等出太陽后的自然蒸發,所以車過漢族村時都特別難走。
      逍遙兄說:你就看看這路,你說漢族怎么能夠和勤勞勇敢聯系的上呢?
      逍遙兄是漢族,說這話是勇于自我批評。
       我們的車是陷了又走,走了又陷,已經都從北京來了,也不在乎這點路了,就是爬也得爬過去,反正人生漫長得很。

      接近中午的時候,我們到了吉成水庫。車子在沖下一個坡快到水邊時就被陷得死死的了,來到水邊的喜悅讓我們把車拋棄掉,誰還顧得上它。
      吉成水庫寬約500米,長約3000米,非常小,一目了然。湖水清澈見底,水質非常好。岸邊是沙質的,很干凈。逍遙兄說他想了半天,才想起這里,因為別的水庫一下雨,岸邊就會很泥濘,無法下腳,就別提坐了。
     逍遙兄、從今往后、我、還有不愿上網的陳老弟,爭先恐后的拋起了竿。我們還是用了豆餅,但主要用的是串鉤,上的是逍遙兄用丁香酒蜂蜜泡制了一年的嫩玉米粒。
      湖邊沒有別的釣魚人,也沒有村莊,山坡坡上有一個土房子,里邊住著看水庫的老兩口,他們向每個釣魚的人收10元錢,如果釣魚人沒帶吃的,他們還管供應飯菜。
      雨還在下,雨點兒打在湖面發出聲音。湖的四周都是森林,我說的森林不是象在北京看到的胳膊粗的樹木,而是真正的大樹,一排一排望不到邊,霧氣在林間繚繞。
      真是一個好地方。

      我用力甩出最后一根竿,60克的鉛墜帶著上了玉米粒兒的串鉤飛向天空,轉輪發出嗖嗖的聲音,那么好聽。鉛墜筆直的落下,因為遙遠聽不到聲音,只看見白線漂浮在綠水上。
      因為沒有別人,我們占的地方很寬敞,逍遙兄一字排開10把3米6的海竿,每根插的角度都一樣,從側面看就象是一把,這活兒做的真漂亮。逍遙兄的竿是青鳥牌的,我好羨慕,我知道逍遙兄不是個富人,有點兒錢都買了好竿。
      昨晚吃飯的時候,老孟對逍遙兄說:他們來了我才聽說,感情你釣魚釣的那么有名啊,人家跑那么遠來找你。

      逍遙兄的回應出乎我的意料:釣魚怎么了,釣魚比你們腐敗分子吃喝嫖賭強百倍。
      逍遙兄說這話的時候是梗著脖子的,后來我發現,他在走路的時候也總是梗著脖子,并且腰挺的很直。好像在中國的單位里,只有熬到一把手的人才敢梗一下脖子,其余的都不自覺的要彎一下,但一把手見到更大的一把手也是要彎的。象逍遙兄這樣老梗著脖子的肯定是升不了官了。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442617523184852.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
不愛上網陳面帶微笑彎著腰

      其實說老孟是腐敗分子倒是冤枉了他,老孟跟我們說,他最大的快樂是每天下班回家抱孩子,老孟先前有個兒子,現在又得了個女兒,女兒四歲,老孟說,哎呀,太好玩了,象個小玩具,太好玩了。老孟在政府當處長,脖子不梗,而且笑容可掬。
      此刻,逍遙兄正梗著脖子雙手叉腰站在湖邊。天真的有些冷,逍遙兄穿著雨衣,我順著他的雨衣往下看,看見了他腳上的鞋,這是一雙白色的塑料涼鞋,因為年頭久了,已經發黃,這個式樣在上個世紀70年代還很流行,現在我幾乎看不到有人穿它。我發呆似的看著逍遙兄腳上的涼鞋,因為我想起了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一個朋友給我講的,他說他小時候經常挨打,打他的是他媽媽,他媽每次打他都是用鞋底抽他胳膊,他說他每次都不看他媽,就盯著自己的胳膊,“啪”的一聲,胳膊上留下一個紅印子,他能從紅印子的形狀判斷出是用哪雙鞋打的他,他說他媽最愛用的就是一只白色塑料涼鞋,哎喲,那鞋抽人真TMD疼!朋友是講故事的高手,眉飛色舞之后,還不忘總結:那個時候大人們過得都不順心,打咱就打了唄,也算咱盡點孝道。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442617545310178.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
逍遙兄穿著樸素的白涼鞋

      我有個毛病,看見東就想到了西,看見逍遙兄腳上的涼鞋,就想到了70年代。釣魚真好,它可以讓我在水邊胡思亂想。
      逍遙兄呼了一口氣說:真好呀,安靜 空氣好 只有我們。
       我知道逍遙兄說這話一半是感慨,一半是安慰。我們每次來到水邊也都是先說這樣的話,好象不是為了釣魚,只為了散心。其實哪個釣魚的人來到水邊不是為了魚,伸著脖子立著耳朵只為了看風景嗎,還不是盯著漂看著線聽著鈴聲,若是鈴聲響了,能激動得骨頭都酥了。只是現在的環境,讓我們這些釣魚的人都不好意思說是釣魚,釣的次數越多就越失望。2002年的夏天,我和從今往后、“不愛上網陳”在北京的桃峪口水庫幾乎是守了一個夏天,夜夜沒有收獲,直釣得翻了塘,岸邊都是魚尸,我們就坐在臭氣熏天的水邊還在悲壯地守望,F在,桃峪口水庫已經徹底干了,連一兩重的魚也沒有了。從我們在這個水庫里釣到一條大黑魚(重13。6斤 長92公分,打破了當時全國野釣黑魚的長度紀錄)到湖泊干涸,也就是三年的時間。咱們京釣網的網友費舍爾的家就在湖邊的山坡上,那片房子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靜之湖別墅,現在靜之還在,可湖呢?費舍爾說,湖水沒了以后,他拍了好多照片,摸清了湖底的地勢,等將來湖里有水了,就知道在哪里打竿了。我想他說這話的時候可能已是淚流滿面了。

      我們已經等不急將來了,我們還有個破車,只要它還能動,我們就去找將來,現在,逍遙兄帶著我們把這個將來放在了眼前。
      看看沒有什么動靜,從今往后建議:咱們把車弄出來吧。
      于是我們去推車。
       我們用千斤頂將車轱轆抬起來,然后填進石頭,由“不愛上網陳”去發動車,車聲轟鳴。我和從今往后、逍遙兄在車后使勁推,車輪旋起的泥巴濺了我們一身。
      這個吉普車是1995年出廠的,7250型4X2的,我們曾開著它從東跑到西,從南跑到北,春節的時候,我和從今往后閑得無聊,于是開著它從北京跑到宜昌去釣魚,因為“不愛上網陳”是宜昌人,我們去找他。那幾天宜昌也是出奇的冷,結果只釣得一條三兩的鯽魚;貋淼臅r候,車到許昌,只聽見發動機里一陣嘎拉嘎拉響,車就完了,花了八千多塊錢大修后,我們才跑回北京,這一趟來回三千公里,釣了一條魚。
       這會兒,我們在東北的一個湖邊推它。

       突然,從今往后支棱起耳朵說:有鈴聲。
       我和逍遙兄都不信,這么大的車聲中能聽到水邊竿尖的鈴聲?
       從今往后說:沒錯,確實是鈴聲。
       我要說從今往后的耳朵象狗耳朵他肯定不高興,但是因為常年工作的關系,他的耳朵確實比常人的要好使,任何細微的聲音他都不會放過。
       逍遙兄大喝一聲:松線了!
       我們三人撂下車就往水邊跑,那速度快的就像有人在我們身后追著開槍打我們。從今往后最先沖到,他一把抄起那根松線的竿,趕緊繃緊。這根竿是“不愛上網陳”的,只有1米8,是根小竿,而且輪子只有兩個軸承,用的是7號串鉤,我們的心都崩緊了,從今往后直說:夠嗆 夠嗆,分量很重,恐怕這根竿弄不上來。
       逍遙兄說:穩住 慢慢來,一定要弄上來。

       我看看“不愛上網陳”那邊,他還不知道我們已經跑到水邊了,依然轟著油門在泥里掙扎。
       我開始收邊上的竿,因為魚已經亂竄了,水很清,我能看見那條魚,估計有80公分長。
      情況有些出乎我們的意料,從今往后沒費什么力氣就把魚遛到了岸邊,因為邊上水很淺,魚已經使不上勁了。逍遙兄穿著涼鞋下水了,他走到魚的邊上,雙手緩緩地往下摸,動作特別慢,然后猛的一抬胳膊,只見那魚從水中飛了起來,飛的很高,“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你都能感覺到魚疼的吸了一口涼氣。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把魚弄上來的,沒用抄子。
       那邊“不愛上網陳”顯然知道了這邊發生了什么,他邊跑邊喊:WK 是條魚呀,你們趁我不注意,弄了一條大魚啊。因為激動,他的臉都紅了。
       我們用秤秤了一下,10斤2兩,是條草魚。在這樣的天氣里,能上一條這樣的魚,我們都感到有些意外。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442617551438859.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
泰南調和大草魚

      晚飯我們是去老兩口的土房里吃的,逍遙兄叮囑我們:不要說釣著大魚了,否則老頭老太太會傷心的。
      我們要了一瓶白酒,還多要了幾個菜。其實我們都不會喝酒,只是想通過碰杯來暗暗的慶賀一下我們的收獲。老太太坐在炕上看我們吃,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們釣到魚了嗎?
我們說釣著了,釣著幾條鯽魚,明天中午拿來燉。
      老太太嘆口氣說:能釣到鯽魚就不錯了,天氣不好魚不咬鉤,下雨下的那條破路根本上不來人,好久都沒開張了,如果雨再下些日子,我們半年就白干了。你們的車弄上來了嗎?要不把牛牽去拉吧,不要錢,白使。
       我們幾個搶著說不用了,我們能推出來。我們的臉都有些紅,可能是喝酒喝的。
       吃完飯,“不愛上網陳”就鉆進帳篷睡了,他酷愛睡覺,尤其在釣魚的時候,他能從晚上8點睡到第二天上午10點,而且呼聲震天,把釣魚的大好時光都呼過去。有一次,我把他睡覺的樣子用攝像機拍下來給他看,他看完后大笑不止,他說這是人嗎?這完全是頭豬!我和從今往后都問過他為什么那么愛睡覺,他說睡覺好啊,睡覺不花錢還能白做夢。
     逍遙兄說冷,因為他光著腳穿著塑料涼鞋在夏天的雨夜里有些發抖,于是他鉆進自己的帳篷。
     從今往后掰了幾個夜光棒,夾在竿尖上,他對我說,給你點兒亮,省的你一個人孤獨。他也鉆進帳篷睡了。
     現在剩下我一個人來享受這個夜晚了。
     自從釣魚以后,我就覺得晚上睡覺真是一種浪費,坐在夜晚的湖邊,是我思緒最活躍的時候,也記不清有多少個這樣的夜晚,我就呆坐在那里,望著眼前渾濁的湖水,腦子里想一些清白的事情。

      雨有些小了,我點上一支煙,因為周圍濕氣大,沒有風,煙霧在我身邊不愿散去。我抽的煙是駱駝牌的,這煙勁大而且便宜。
      我在七歲的時候學會了抽煙,那是我媽媽教我的。1969年5月7日,毛澤東說干部要走與工農兵相結合的道路要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于是大批的干部去了五七干校,這里邊就有我的父親,他去了湖北。
      父親走后,我媽就總愛嘆氣,一天晚上,她在燈下抽煙,我媽本來是不抽煙的,我爸走后她就買了一包天津出的恒大牌煙,嘆完氣就抽一支,她在那兒抽,我就在旁邊看,她于是把煙遞給我,說你也抽一口,我有些受寵若驚,我拿過煙放在嘴里使勁地吹了一下,張開嘴竟沒有煙,我媽說錯了,不是吹是吸,我又把煙放在嘴里吸了一下,嘴里冒出了煙,那一刻我真快樂。

      沒過多久,我跟著我媽也去了湖北干校,我媽把家具都賣了,我們在北京的家就沒了。我走的時候七歲,回來的時候十一歲,沒有上過小學。
      干校是集體生活,我和媽媽分開住,她在女宿舍,我在男宿舍,大家都吃食堂,沒有家庭,我爸在離我們30公里的地方干活,見不著。開始的時候,我割豬草放鴨子放牛,九歲的時候下大田插秧種稻子。在那段日子里,我學會了劃船和釣魚。
      我最早用的魚竿就是一根竹竿,魚鉤是我用縫衣針在火上燒烤后掰彎做的,沒有倒刺。湖北的水很多,隨便在哪片水面蹲一下,就能用我自己做的破鉤鉤回小半桶魚,當然,大魚我的鉤也鉤不著,就是些小白條和鯽魚。我媽私自藏了一個小鍋,我們到野外沒人的地方把魚煮了吃,因為那時我們已經好久都沒有見過肉了。

      現在我面前一字排開的海竿都是買的,魚線還是進口的,每根線的那頭都有5、6顆無比鋒利帶倒刺的魚鉤,7號的8號的一直到13、14號的,可是魚卻比以前難釣了許多,所以我在京釣網注冊的時候,給自己起的名字叫泰南調,因為沒上過小學,名字起得直白了些。
      正當我無比快樂的沉浸在我的胡思亂想時,我眼前竿尖上的夜光棒飛了起來,我吃驚地張開了嘴,因為不是一個在飛,是很多個。
      起初我以為是我眼花了,仔細看,確實在飛,不過不是夜光棒,是螢火蟲?赡苁且驗橛晖A,那些小蟲都從樹林里飛了出來,一閃一閃的,在我眼前劃過。這個夜晚真是美妙,螢火蟲我已經三十多年都沒有見過了。

      我九歲那年,我媽給我一本書看,書的名字叫《林海雪原》,我媽說偷偷看,別讓人看見。那書是在我們那個年代里很難找到的一本好看的書了,我那時候識字還不多,看得很慢。我們住的地方沒有電燈,天黑以后就不能讀書了。我有一個紗布做的抄魚用的小抄子,我拿著它到野外去捉螢火蟲。湖北的農村那時螢火蟲很多,我專挑公蟲捉,因為螢火蟲的公蟲尾部發光亮。我捉滿一瓶,用紗布封上口,帶回來,我就著螢火蟲發出的微弱亮光繼續看我的《林海雪原》。
      據說用螢火蟲的光亮讀書的故事最早起源于晉朝,后來有科學家證明,螢火蟲的光亮不足以讀書。但那天晚上,我確實用螢火蟲的光亮讀了《林海雪原》。而且在后來,我一直把這件事向別人炫耀了很多年,只不過我把那一晚說成了每晚。
       直到有一天,我又看見一個孩子讀書的情景,我就再也不說我的故事了,因為我覺得我的故事跟人家的比,還是太矯揉造作了。

      1996年,我去貴州桐梓縣的花秋鎮做農民調查,認識一個叫盧民順的孩子。盧民順家有三分田和三分地,加起來不到一畝,一家人靠種地根本養不活自己,于是盧民順的父母去到長沙打工,家里只留下9歲的盧民順。
      盧民順早上起來,自己做飯,然后帶著飯走10里路去中心小學讀書。下午放學后,在自家地里干活,干完活再做晚飯,做完飯放在一邊不吃,因為天快黑了,他要寫作業,作業寫著寫著天就黑了。

      天上有一點兒月光,我坐在盧民順的對面,能看見他的身影,他把臉貼在離課本只有5公分的地方在寫。我問他看得見嗎?他說看不清楚,不過沒辦法,要寫完。
      農村的電費比城里的高很多,山區農村比平原農村還要高,盧民順家是山區,電費每度8毛9分。盧民順的父母出外打工很久還沒有寄回錢,盧民順沒有錢,交不起電費,鄉里供電所來人,把他們家電線掐斷了。盧民順是個9歲的孩子,也不爭辯,就在黑暗中做著一切,他說他已經習慣這種黑暗的生活了。
      我跟他說,我9歲的時候是就著螢火蟲的光亮讀書的。他說,螢火蟲是什么,沒見過。
      從此后,我就再也沒和別人提過我的故事了。
      第二天,吉成水庫出太陽了,陽光燦爛。

      我跟從今往后說看見螢火蟲了,他說:是嗎,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那東西了。
      逍遙兄說他睡的很好,每次在湖邊他都睡的很香。
      我問他:你就真的是溶不進官場嗎?就覺得在湖邊睡的香嗎?老孟跟我們說,你當年是政府最年輕的處級干部了,才華橫溢,仕途光明。
       逍遙兄對我說了一句話,就因為這句話,我才寫了這篇文章。
       他說:即使一輩子都呆在這湖邊,也不想同流合污。

(題記:寫完這篇小文,我和從今往后就要出發了,不是釣魚,是去打工掙錢。今年我們決定休魚一年,不釣了。我對從今往后說:“等掙了錢,我要把海竿換成青鳥的,輪子換成瑞士進口的!蹦禽喿钸h可以甩到200米,據說象瑞士手表一樣精密耐用,就是價錢貴了點兒,要2000多塊錢一個。聽了我的話,從今往后大笑不止,笑的我自己都覺得是在胡說八道。)                                                           

PS:請勿轉載。沒別的意思,這些ID都是京釣網的,轉到別處人家也看不明白,咱自娛自樂得了!多謝各位好心人理解。


上篇《天王蓋地虎 寶塔鎮河妖》http://www.6556023.live/dispbbs.asp?boardID=3&ID=6840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2#
發表于 2004-4-26 17:55:00 |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2004-4-26 18:19:00 | 只看該作者
4#
發表于 2004-4-26 18:25:00 | 只看該作者
5#
發表于 2004-4-26 19:22:00 | 只看該作者
一氣讀完,淚流滿面。
感謝泰南調、從今往后兩位老兄。
被還原的遙遠的生活細節,就像一塊試金石,如果還有感動,說明我們的心尚未麻木。
6#
發表于 2004-4-26 19:34:00 | 只看該作者
7#
發表于 2004-4-26 20:00:00 | 只看該作者
看完了這篇跟上篇感覺一樣,不知道說什么好,只是心中有巨大的感動與向往,夢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滿中國跑著釣魚,釣大魚!說句俗的:你們太牛了。。!
8#
發表于 2004-4-26 20:19:00 | 只看該作者
9#
發表于 2004-4-26 20:50:00 | 只看該作者
寫的太美了,感謝樓主為大家帶來這樣好的文章。希望經?吹侥拇笞。
10#
發表于 2004-4-26 21:03:00 | 只看該作者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微信公眾號,進入各版面

QQ|廣告聯系|手機APP|手機觸屏版|電腦版|發帖技巧|小黑屋|北京釣魚網 京釣網 北京釣魚論壇 ( 京ICP備:05034216號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1080895號 電話:010-51657795 QQ:154711928 微信:bjdiaoyu-com 郵箱:bjdiaoyuⓔ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區萬柳中路28號海聯在線B1層 )

GMT+8, 2020-4-1 00:0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一定牛彩票登录